蹲坑杂 慎fo!慎fo!
主食契/UT/tor/fgo
也许会时不时画点其他圈的图
万年主角控的咸鱼
基本发些单人或cp向不大明显的图,看得开心就好_(:з」∠)_

杂食党,只要吃下安利就站cp

【食之契约】与不讲理飨灵之间的纠纷 1

*麻辣小龙虾x(并不会召唤飨灵的)料理御侍♀

*本章并没有出现某只虾x

*不明所以的世界观

*起名废

*趁我鸡血还在生效期间能写多少写多少,填不完我就把这全删了xxx

ok?

最近我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是伫立在巨大湖泊旁的一座神殿,每次梦到的天气及季节也不一样。不止如此,在我想向前一步探寻一番的时候,就像被无形的墙挡住,不管我怎么挠怎么踹,甚至使用灵力冲击都没用。

最初从梦中醒来后,也只是认为这是每天入眠后遇到的众多奇妙梦境之一而已。

但是每天入梦都是这莫名其妙的神殿,  就让人很不愉快了。而且都让我没办法。

我曾试着用我那拙劣的画技努力地重现那座神殿的外型给我为数不多的友人看,希望他能知道些什么。他推了推眼镜,隔着厚厚一层的眼镜片打量了半天,缓缓地摇头。

“从建筑结构和你描述的一些特征来看,大概是约几百年前建起来的,但是和我所知道的没有对应上的。你可以试着去克里斯特中心图书馆查一下,那里有年代的书还是不少的,以你的身份应该能借到。”

他放下那张图交还给我,顺手拍拍我的肩膀,感叹道。

“还好这图多少还是能看的,画得这么清楚真是辛苦你了。”

我笑着向他的肩头锤过去,他习以为常地往旁边一闪,冲我一摆手,抱着他的东西走了,我也拿着我的图回家,回想着日程表准备抽出一天时间去中心图书馆。

夜晚——

……

又来了……

那个梦。

依然是那座神殿,我依旧只能离它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想过去而不得方法,就算像很多人在自己做梦时做的那样试图想象出回到自己家的模样,也还是不行。

我也想过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梦境,尝试着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然而隐隐约约的痛感似乎还是并不能确定自己所在,这纠结的状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闹钟的铃响终于把我唤醒。

“啧,头好晕。”

换好衣服的我走进洗手间,双手撑在镜子前,神情幽怨地盯着另一个我的脸上黑眼圈,抬起一只手比了比。

很好,今天又大了一圈,颜色也更黑了。

虽然作为料理御侍不用太注重外表,以实力决定地位什么的但是还是比较在意这些的。

试想一下,身处大好时光的少女看上去像个即将凋零的花朵,那种感觉可是相——当糟糕了。

可惜今天不是轮到我值班。我这么略带遗憾地想着,却依然习惯性地将挂着刀具及一些零碎小东西的腰带系在腰上,就出门上班了。这种随身携带刀具的特权我还是有的。

身为料理御侍的我拿到资格证的那一天,被告知从那之后的每周会下发卷轴传送到指定御侍的身上,去附近指定地点值班,如有不照做将根据情况扣除积分,如果达到负分……很遗憾,你还是重新考一次吧。

加大难度的那种。

现在被重复的梦折腾得忧郁的我啊……现在特别想拿刀砍一砍什么东西。

什么都好。

于是我举起了手中的刀狠狠砸向案板上的猪肉。一下,又一下,伴随着刀刃撞击木板的嗙嗙声,清脆而又令人愉悦的声响,令我的眉头逐渐舒展开,连带着一直以来积压在我心里的阴云也散去了不少。

“尤克里前辈……”

兴许是我弄的声音太大了,引来了一位女同事,好奇的模样像我路过的宠物店里的仓鼠,鬼灵精地试探着陌生事物。

这位看上去就软萌的女生将自己清亮柔顺的黑发整齐地梳在脑后,发丝没有一丝落下。对于这点我还是很满意的。不过即使这样,看了她的脸半天我也没想起是哪位,反正肯定是个不经常碰面的后辈,我手下动作不停,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呃嗯……你在干什么?”

我看了看身上的围裙、衬衫和手上的刀,确认自己没有头昏到搞错工作服,便奇怪地瞥了她一眼,龇牙给她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如你所见,剁肉啊。”

她看上去似乎抖了一下,干巴巴地弯起嘴角冲我笑。

“啊……嗯,知、我知道了,既然是前辈做的那一定会受到客人欢迎的,那……您、您继续……”

话音未落,她就急急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瑟缩着娇小的身子,周围的男士们见状围上来对她好一阵安慰。

“……”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没有长什么恐怖的东西,皮肤也是完好的。

怎么搞得好像我会吃了她一样,我长得又不像老巫婆……

我目前在这家餐厅兼职给自己赚点零花钱,因为御侍的身份地位相对其他在后厨工作的人地位有些超然。

不过实际上在这里我也不过是个厨子罢了。

今天的早餐我打算做耀系的肉末蒸蛋,由于之前拿肉发泄完了的缘故,心情也愉悦了起来,最后做出来的成品让我还算满意。

评论(3)
热度(23)

© 白茶茶 | Powered by LOFTER